我完全沒賣奶茶!” 少東否認盜秘方  將告“施房茶”誹謗(馬六甲30日訊)被指控假冒“大馬富商”赴台詐騙、盜取奶茶秘方後回國開店的事主鄭楚豪喊冤,直斥”施房茶”的指控不符事實,更有誹謗他成分,因此,將通過法律途徑向該公司作出追究。鄭楚豪(31歲)與家人在甲市哥打拉沙馬那商業區經營“瘋之味”飲食店,以售賣本地美食為主,完全沒賣奶茶,因此,“盜取奶茶秘方”之說不能成立。鄭楚豪於2011年到台灣淡江大學就讀金融及銀行系,畢業後就留在台灣生活。他於2018年中無意中透過中間人認識該奶茶公司施姓老闆。 鄭楚豪指將通過法律途徑向施房茶作出追究。鄭楚豪及家人所經營的飲食店,以售賣本地美食為主,完全沒賣奶茶。他告訴《中國報》,他與另3名友人有意與對方合作,隔年7月他與施氏洽談合作事宜,後者開出36萬美元(約156萬令吉)條件,買下馬來西亞的“獨家版權”。他強調,當時對方拿出意向書,並要求他當場簽名。由於“意向書”只是同意合作,並非正式簽署合約,即使簽好合約,對方也不會傳授奶茶秘方。他於8月飛回馬六甲與家人策劃開店事宜,而對方指該店必須根據指定要求,才會派員觀察。一切符合條件後,才可付款及簽約。他與家人於12月開店時,家人決定售賣美食而不賣奶茶,而他也未與對方簽署任何合約,最終決定不與該公司合作。“台灣的奶茶公司確實有派出盛姓員工到這裡觀察市場,但我跟他們接觸過這半年,他們完全沒傳授到任何沖泡奶茶秘方。”他補充說,由於施房茶要求他們必須根據台灣所使用的材料、設計,一些事情或細節無法符合他們的要求,此合作最終沒進行。他於今早通過網際網路看到對方的新聞報導,感到氣憤,因此希望能澄清此事。

鄭楚豪及家人於去年尾,經營“瘋之味”飲食店生意。
“瘋之味”生意與奶茶無關。

沒簽任何合約

“我跟這間台灣奶茶公司之間,沒簽任何合約,也沒付過一分錢,更沒學到任何奶茶秘方!”鄭楚豪懷疑,對方得知他沒不願與他們進行合作,把“責任”推卸到他及盛氏身上。“馬六甲市有奶茶街,也有不少品牌是鼎鼎大名。我沒從他們那邊學到什麼秘方,也沒毀約,他們的指控根據毫無根據。”據他所知,盛氏與施氏的上司下屬關系於去年尾出現不和,而目前身在台灣的盛氏,被該公司指責盜用公司機密,雙方正在打官司。他說,該公司擁有“台灣最貴珍珠奶茶”之稱的手搖飲品牌,而他與對方談合作時,對方指總店及分店的一年業績可創下千萬台幣(約145萬令吉)。不過,在談論中他得知對方的業績並不如所指,加上家人在開店時,決定不賣奶茶,因此,他才沒繼續與對方作進一步的合作。台灣“施房茶”指控 : “大馬富商” 騙奶茶秘方 攜美女會計回甲州開店(台北30日綜合電)有“台灣最貴珍珠奶茶”之稱的手搖飲品牌“施房茶”,其施姓負責人指控,一名自稱是大馬富商的男子,赴台灣考察商機,看上“施房茶”,想引進到大馬,沒想到雙方簽訂意向書後,“施房茶”美女會計一起赴大馬代為教育訓練,卻一去不復返。施姓老闆指控,經調查才發現,美女會計竟然和大馬富商遠走高飛,還竊走所有珍奶配方及原物料資料,已在馬六甲自行開店。另一方面,《中國報》聯絡施姓老闆口中的大馬富商鄭楚豪,後者否認偷秘方開店之說,並已委託律師反擊對方的不實指控。台灣《鏡周刊》調查,在新北市新莊輔大商圈開業8年的施房茶,以“讓最愛的人喝最好的”作為品牌精神,靠著高品質茶葉、精心熬煮的雪珠,擁有不少死忠顧客,近期還在北市信義區百貨專櫃展櫃,而添加珍貴人參飲的“雪珠人參鮮奶烏”,大杯要價255元台幣(約37.1令吉),被許多網紅稱為全台最貴珍奶,沒想到盛名引來不肖人士覬覦。 台灣手搖飲品店“施房茶”(鏡周刊圖)鄭楚豪(圖)在馬六甲店內忙進忙出。(鏡周刊圖)

自稱富二代 家族事業龐大

根據《鏡周刊》報導,創立“施房茶”的施姓負責人去年5月經友人介紹,認識31歲的大馬籍男子鄭楚豪,鄭男自稱是大馬富二代,自稱家族與西亞王子共同投資科技公司,事業龐大,在當地頗有名望,連大馬駐台代表都對他禮遇有加。鄭男還稱,“施房茶”的品牌十分有潛力,可透過經銷合作,將“施房茶”引進大馬,甚至規劃未來展店到世界各地,讓“施房茶”成為全球性品牌。對此,施姓負責人原本也半信半疑,但聽經營機場接送的友人說,鄭男過去1、2年間經常訪台,接送路程中常聽他提及到台灣是要洽談“大生意”,加上鄭男出示護照供他確認身分,幾番接洽逐漸放下戒心。

“施房茶”女會計盛妤婷。(鏡周刊圖)
鄭楚豪和台灣盛姓女子到馬六甲准備開店,店名為“瘋之味”。(鏡周刊圖)

簽合作意向書 訂金85萬

施老闆聲稱,經過數個月的來回協商,雙方在去年8月簽訂合作意向書,約定訂金為20萬美元(約85.6萬令吉),施姓負責人依約指派資深女會計盛妤婷當窗口,告知鄭男關於原物料進貨及飲料配方等商業機密。去年11月間,鄭男表示希望帶盛女到馬來西亞進行考察及幫忙訓練當地員工,施姓負責人不疑有他,全數照辦。未料鄭男和盛女飛抵大馬後,情勢有了大轉變。起初施姓負責人致電詢問工作進度,盛女也會回報,隨著時間過去,變得越來越難聯系。施老闆聲稱,至於鄭男原本聲稱會跟家人商討給付訂金事宜,也以網路銀行出問題、銀行認證卡住等理由一再拖延,最後2人終告失聯,盛女也未依計劃於12月返台。鄭男與盛女雙雙失聯後,施姓負責人陸續接到原物料商及器材廠商電話,指盛女以個人身分聯系,詢問關於貨物進口至大馬費用等問題,擺明要自行開店。施老闆說,他這才驚覺自己遭到背叛,鄭男說得天花亂墜的海外加盟,根本就是一場騙局。

參考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