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多年前,Talia Ray在紐約市附近的著名學府莎拉勞倫斯學院讀書,

她品學兼優,樂於結交朋友,是個討人喜歡的妹子。

跟她熟識的人都會聽到她談起自己的父親Larry Ray,

在Talia的口中,父親Larry是個英雄般的人物,

在她和妹妹還小的時候,父親就拯救了她們,

讓姐妹倆免遭母親的虐待,後來,父親又意外發現了政府腐敗的真相,

不幸遭到權勢人物的陷害,從2003年起就被關進了監獄….

周遭的人就這樣一直聽著Talia關於父親的故事,從大一聽到了大二。

2010年9月,Talia不經意地對宿舍的室友們提起,

自己的父親剛剛從監獄裡刑滿釋放,出來沒地方住,

能不能暫時在學校裡的集體宿舍借住一段時間。

室友們沒有多想就答應了,畢竟聽Talia念叨了這麼久,

大家都對她那個傳奇父親無比好奇,也想見識一下這位傳說中的大英雄…..

不久之後,Talia便把父親Larry接進了宿舍,

Larry大叔中等身材,禿頂,有些肥胖,穿著t卹,約莫50歲上下,

雖然和傳言中的英雄形象相去甚遠,但總的來說看著還算精神….

在宿舍的公共區域安頓好之後,

Larry立刻動手給孩子們做了牛排晚餐,

還打電話叫快遞送來了很多生活用品,

一位新來的和善大叔,一頓豐盛的晚餐,

Talia和室友們很快放下了戒心,大家圍坐一起,聽Talia的父親Larry講故事。

他開始回顧自己在CIA當特工的經歷,

講述他怎樣搗毀地下軍火市場,怎樣平息科索沃衝突的經歷。

偶爾,Larry大叔還不經意地透露,自己和美軍高層有些不為人知的密切往來。

這些經歷,把一幫涉世未深的19歲孩子唬得一愣一愣的。

作為Talia的親爹,Larry大叔很快又承包了所有的清掃工作,

照顧起大家的生活起居,甚至還經常傾聽孩子們生活中的煩惱,

替大家出謀劃策,儼然一位善解人意的好父親好大叔模樣。

宿舍裡的8個孩子很快就接受了這個不同尋常的新室友。

他們永遠想不到,這位表明上和藹可親的長輩,

在未來幾年會徹底控制他們的人生,主宰他們的思想,甚至毀掉他們的一生.......

表明上看,Larry是一位和藹的長輩,背地裡,

他敏銳地觀察著宿舍的一切,伺機實施他不可告人的計劃。

他逐漸熟悉了宿舍裡每個孩子的情況。

其中,妹子Claudia和小哥Santos長久以來受到憂鬱症困擾,

另一個妹子Isabella剛剛和男友經歷了一場慘烈的分手,也處在沮喪之中。

還有一位名叫Daniel的小哥,似乎在為自己的性取向問題煩惱…..

看清了形勢之後,Larry開始各個擊破。

Larry告訴孩子們,

他們不應該經常聚在一起分享負面的念頭,

這樣不利於憂鬱症的恢復。

飽受困擾的Santos立刻問Larry該怎麼辦,

他主動向這位大叔室友透露,自己在高中就有過想不開的念頭,

Larry大叔諱莫如深地表示,自己有辦法可以醫治好Santos的憂鬱症,

這種醫治的技巧是自己在CIA服役時學到的。

大家信以為真,很快Isabella等幾個心情低落的女孩

也湊了過來,一起傾聽Larry的講座。

Larry並沒有什麼高深莫測的心理疏導,他不過是揀了點好聽的說,

讓孩子們覺得自己被人理解,有人同情。

尤其剛剛失戀的Isabella,經過一番開導,

很快就對善解人意的Larry大叔佩服得五體投地,

從那以後,她開始越來越頻繁跟Larry待在一起….

一次,Talia從外面回來,

赫然看見父親Larry和自己最好的閨蜜Isabella待在同一個房間裡,

Larry的手正放在Isabella的頭上,一副做勢安慰她的樣子,

之後他提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震驚的安排:

他要睡到Isabella的房間裡去…

在大家還沒反應過來之前,Larry立刻補充到:

“我是要睡在地板上,你們不要大驚小怪,她現在很脆弱,需要人陪伴和幫助…&r

dquo;

幾個孩子面面相覷:

這間宿舍裡很多人現在都很脆弱,脆弱就需要睡在一起嗎?

室友們雖然覺得怪異,卻沒有人公開反對.....

12月的一天,到了放寒假的日子,Isabella原本應該回家和家人團聚,

她的母親卻接到了一個奇怪的電話,是一名自稱Larry的人打來的。

在電話裡,Isabella的母親聽到了一個令她無比驚訝的消息:

Isabella在童年時被家裡的一個世交好友傷害過,

從此留下了心理陰影,所以她多次想不開。

Isabella的母親徹底蒙圈了,自己跟女兒算比較貼心的,

從未聽她說起過被家族的朋友傷害的經歷,沒等她反應過來,

電話那一頭的Larry開始怒吼:

“是你讓這一切發生的!”

之後,Isabella又發信息告訴母親,自己不回去過寒假了。

接下來,令人匪夷所思的情形出現了,

Larry和女兒的閨蜜Isabella,以及女兒Talia和男友,

4個人住進了附近早已租下的93號公寓,女兒Talia和男友睡在客廳裡,

Larry則繼續打著安慰Isabella的旗號,跟她睡在同一間臥室裡….

在93號公寓這個奇怪的“家庭”裡,Larry儼然成了一家之主,

他開始控制家裡的一切,什麼時候吃飯,

什麼時候睡覺,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一切都由他說了算。

Talia的男友對這一切安排難以忍受,

寒假結束的時候,他火速跟Talia分了手,逃離了93號公寓。

奇怪的是,對於眼前這一切,Talia看在眼裡,

卻從不試圖反抗父親Larry的行為…..

怪異的事還沒有結束,第二年開春,Larry又搬回女兒的宿舍裡去了,

大部分時間,他都待在Isabella的臥室裡,“陪伴和安慰”女兒的好閨蜜。

但顯然,他的目標並不僅僅是Isabella一個人....

不久之後,Larry又玩出了新花樣,

他把所有人召集到公共區域開會,

要求大家跟他玩一個名為Q4P的遊戲,

Q4P是“quest for potential”(尋找潛能)的縮寫,

意在開發人類對宇宙能量感知的潛能…

Larry信誓旦旦地表示,這是他的一位哲學家朋友獨創的心理學療法。

這一套所謂的心理學療法,很快引起了宿舍裡另一個妹子Claudia的興趣,

Claudia同樣是Talia最要好的閨蜜,她是個文藝女,

平日裡熱衷攝影,寫詩,最近同樣心情沮喪的她,

在主動嘗試了Larry的Q4P之後,自認為心理狀態好了許多。

看起來,又一條魚上鉤了.....

從那以後,她開始頻繁去找Larry大叔,跟他學習Q4P的課程,

一段時間的Q4P課程之後,Claudia的朋友也開始察覺出一些異樣,

她的臉書上開始頻頻出現一些莫名其妙不知所謂的文字和配圖。

不久之後,Claudia告訴自己的朋友,她可能患有精神分裂症,

是Larry在一次Q4P課程“教學”中診斷出來的….

Claudia的詭異變化引起了其他室友的警惕,

小哥Daniel心裡起了懷疑:

“Claudia的確有複雜的心理問題,但她應該去找心理醫生,

Larry宣稱他可以用一些超自然的方法化解這一切,這說得過去嗎?”

然而,萬萬沒想到的是,到了學年末,Daniel自己也淪陷了....

當時他跟女朋友分手了,也開始了成天憂鬱苦悶的日子。

失魂落魄的他收到了其他幾個室友的建議:

去找Larry大叔聊聊,讓他開導開導…..

不久後的一個下午,Daniel在星巴克和“知心大叔”Larry會面了,

聊了幾句之後,Daniel立刻有了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他頓時覺得自己“恢復了生機”。

兩人聊了很多關於Daniel的個人問題,

Larry大叔給了他“很好的建議”,而談到他的性取向煩惱,

Larry大叔斬釘截鐵地表示:

“你不是Gay,相信我,我堅信這一點…”

Daniel心中升起一股暖意:

“我一直沒有方向感,這位'真漢子'大叔走進了我的生命,

為我指明了人生的方向。給了我最大的認可。”

從那以後,繼Isabella和Claudia兩個妹子之後,

小哥Daniel也掉入了Larry大叔的魅力陷阱,開始對他唯命是從….

之後的一段時間,Larry大叔經常陪著Daniel散步,聊天,

他甚至建議Daniel暑假不要回家了,

跟大家一起搬到93號公寓去住,Daniel立刻開心地答應了….

就這樣,像前一個寒假一樣,

Larry帶著被他“收服內心”的孩子——

男孩Daniel和Santos,女孩Claudia和Isabella,

外加他自己的女兒Talia,一起搬進了那個神秘的93號公寓。

一個以Larry為精神領袖的小型邪教,正在慢慢成型…….

在這個宛如大家庭的93號公寓裡,詭異的事正在慢慢醞釀。

白天,這個公寓裡一切正常,Larry給孩子們做飯,

打掃屋子,甚至還買衣服和鞋子,把孩子們的生活照顧得無比周全。

到了晚上,他的精神控制活動正式拉開序幕。

這樣的精神控制是潛移默化的,

它首先從一場晚餐後的會議開始:

所有人聚集在客廳裡,開始一個漫長的討論,

討論的核心就是,用盡一切辦法,提出各種難題“拷問”一個指定的人。

通常來說,他們會首先讓一個人坐在被拷問的位置上,

然後Larry率先示範拷問,問的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例如有沒有劃壞過一個平底鍋,或者打爛一個碟子。

Larry告訴年輕人們,拷問這樣的小事,

是為了挖掘一個人心靈深處的童年創傷,有助於心理治療。

在殘酷的“拷問”之後,Larry通常都會得出一個外人

看起來無比荒謬的心理學結論,討論會才算圓滿完結。

比如:Daniel愛玩烏克麗麗裡是因為他父親給他造成的童年心靈創傷,

Larry要求Daniel當著所有人的面,把烏克麗麗裡砸得粉碎,

才算“治癒了創傷”,砸完之後,Larry帶領所有人一起鼓掌叫好,

然後鄭重宣布,今天的討論會取得了巨大成功。

日復一日的接受拷問,年輕人們開始累積了越來越大的心理壓力,

每次的討論會,Larry都會逼迫其他孩子一起施壓,

讓那個被拷問的人“全力挖掘內心的秘密”. ...

有時候,為了逃避壓力,

經常成為拷問對象的Daniel

不得不編造一些匪夷所思的“童年陰影”來應付:

“有一次我在公路上發現了一隻受傷的小鳥,

我把牠拽在手裡,卻不小心讓牠失去生命,這是形成我現在狀態的根源….”

這樣的拷問會無休無止,Larry似乎不知疲倦,

他強調所有人都必須積極參與,

全情投入,才能保持一個更加健康的心態。

除此之外,孩子們還必須遵守Larry規定的穿衣和飲食規定,

他宣稱只有這樣,才能徹底治好心靈深處的創傷….

孩子們的反常舉動最終引起了他們父母的注意,

Claudia的父母發現女兒開始心不在焉,不但越來越瘦,穿衣服也無比古怪。

他們立刻向學校輔導員報告了這件事,

說學校有一個名叫Larry的學生家長,總是接近他們的女兒,然而,

學校輔導員卻表示:

Larry自己也是學生家長,他有權探望自己的孩子,

學校無權干涉他在學生宿舍的自由出入.....

學校不能阻止Larry接觸其他學生,

93號公寓屬於校外的事,就更沒法干涉了。

就這樣,93號公寓徹底變成了Larry這位“心理邪教教主”

一手遮天的地方,他開始想出各種花樣,

逼迫孩子們探索內心的“童年創傷”….

可怕的一切,終於在一個夜晚達到了頂峰....

這天晚上,Daniel坐在沙發上,

他看見Isabella徑直走過來,捧起自己的臉就開始親吻。

一開機,Daniel以為是Isabella對他有意思,之後情不自禁地吻了他。

等他反應過來,卻發現黑暗中有一雙眼睛盯著他倆,

原來,Larry正在沙發旁邊看著他們,

他說是自己讓Isabella來找Daniel親熱的,

為的是讓Daniel“覺醒”,認識到自己並不是一個Gay。

在一雙詭異的目光下,

Daniel半推半就地和Isabella完成了一場匪夷所思的畫面....

事後,Daniel無比後怕,然而,讓他噁心的事還沒有結束,

到了第二天晚上,Larry又故技重施,

而這一次,他變本加厲,居然自己也參與了進來….

Daniel害怕極了,除了Larry的噁心舉動,

他更加詫異的是Isabella的主動參與:

“我感覺她的思想已經被Larry徹底扭曲了….”

一個詭異的暑假,幾個年輕人像做了一場噩夢一般,

93號公寓裡,那個夏天到底發生了些什麼事,沒有一個人對外透露。

開學之後,Claudia和Daniel沒有去學校上課,

他們作為交換生去了英國的大學,

然而一學期之後,兩人回到了美國,又開始頻繁出入93號公寓,

他們,始終擺脫不了Larry的精神控制….

並且,幾位年輕人又聽說,93號公寓最近又“升級了”,

Larry把所有臥室的門都拆掉了,不給任何人留隱私.....

這些年輕人已經到了分不清現實和虛幻的地步,

然而詭異的是,他們毫無怨言,

反而服從了Larry的一切安排,還把他的話看作神示.....

這一切,幾個年輕人的父母急的不行,卻又束手無策,

因為他們始終不清楚,孩子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嚴重的事。

Claudia的父母跟女兒談了很多次關於Larry的問題,每一次都以激烈的爭吵結束。

Daniel的父母也百思不得其解,

兒子為何對一個女同學的爹言聽計從,卻不願意和他們多說一句話。

幾個年輕人怪異的行為越來越多,

一個週末的晚上,Claudia面如土色出現在家門口,

劈頭蓋臉就問父母,自己是不是有一個姐姐,

在出生不久之後就身故了,正因為那個亡去的姐姐,

自己一直得不到父母真正的愛….

一直為自己性取向困擾的Daniel,壓力越來越大,

開始越來越反感Larry的精神控制和拷問。

2013年,Daniel的憤怒和無助終於達到了頂點,

他鼓起勇氣,徹底離開了93號公寓,再也沒回去過….

但Daniel只是幸運醒悟過來的少數人,

更多的,則是像Claudia一樣,墜入了被精神奴役的深淵.....

她被Larry徹底洗腦,堅信自己欠下了Larry一生的債,

需要奉獻自己的一生來償還。

2014年,她開始在網上標價8000美金一夜,

掙來的所有利潤全部上交給Larry。

Isabella和另外一個同學的姐姐,則徹底淪為了Larry的三妻四妾。

幾個年輕人甚至曾相繼“殉道”,好在最終被救了回來……

隨著事情越鬧越大,幾個年輕人的父母開始了解了真實的情況,

他們一起去報警,向警方要求展開調查。

然而警方卻表示,這幾個年輕人都已經是成年人,

警方管不了他們的自由意願,對他們跟誰來往更是無能為力....

直到2015年,這個噩夢般的組織才遭到曝光,

因為和93號公寓房東的矛盾,

Larry的部分行徑終於被披露了出來,FBI隨即展開調查,

一個入住女兒宿舍,逐步控制了一大幫年輕人的“邪教教主”,

最終被揭開了真面目:

他根本就不是什麼前CIA探員,更不是因為揭露腐敗入獄,

Larry在2003年因證券詐騙罪被捕入獄,直到2010年才獲得假釋。

假釋出獄期間,他便住進了女兒在大學的宿舍,

之後便引出了一連串的可怕故事....

出人意料的是,在案件的庭審中,

受到蠱惑的幾名年輕人依舊執迷不悟,甚至替他開脫辯護。

他們將Larry Ray稱為自己的“救世主”,“最寬容,最善良的人”,

案件相關調查審理依舊還在進行當中....

這個發生在莎拉勞倫斯學院的“邪教教主”的陳年舊案,

在去年被人爆料之後,經過記者一年多的調查走訪以及深挖FBI的調查報告,

最終得以將這個案子曝光了出來.....

在相關事件的真相曝光之後,

Larry和眾多前涉事其中的學生均堅決予以否認,

儘管相關證據顯示,Larry本人曾經確實從一名女學生那裡收(騙)過錢.....

他仍舊信誓旦旦地宣稱:

“我所有的行為都懷著無比高尚的目的!”

希望案件的真相能最終水落石出,

案件中的所有受害人,都能討回一個公道.....

來源:toutiao

參考來源